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字体大小:

第二届泛科幻奖首奖-〈杰洛〉(二)


编者:每周一,三,五晚上九点,泛科学将连载第二届泛科幻奖的得奖作品!由于每篇得奖作品都是超过万字以上的中篇小说,为了方便阅读,我们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个部分分别上传,并预计每周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奖作品!

不想错过连载?请仔细锁定泛科幻奖!如果想

  • 作者/张原通

3.

“我可以叫你鸠特吗?”

]“随便。”

“好,你想的话,可以叫我碧琪。”

“不要,我要叫妳经理,区域经理。”

鸠特放在漂浮椅上。漂浮椅子悬在半空中,虽然没有椅子脚,但比传统的椅子还稳固,是东尼东尼长久以来的招牌商品,在还没有进入机器人领域前,他们是家具制造商。

「你在做什么,想弄

位于鸠特对面的,是区域经理碧琪,她虽然在对他说话,但同时注意着萤幕处理公事,永这两个互不相视的人在东尼东尼办公大楼的广阔大厅里,除了偶尔经过的机器人,没有别人,相当空旷,男孩甚至想大喊几声看看有没有回音。

「鸠特,你父母超过甚至一点时间,想不想看搞笑影片?」

「不想。」鸠特的语气严肃,「经理,我专程来找妳,翘课,搭车,还靠自己的记忆走了两个小时的路。

「杰洛。」

「就是那个名字,它有点问题,你知道吧?」

「好,不知道,但你至少该知道,那只机器狗严重使用过度。」她边工作边说给他听,「一般来说,机器狗服务大约五年,,有长有短,年限是十年,这个十年是有研究及法规依据的,而且理论上十年还没到就会被提前回收,可是呢,你的机器狗用了──超过十六年。]

「杰洛原本是我阿嬷的狗,她过世了。」

「嗯碧琪歪起嘴角一笑,「总之,用了十六年,实在太老旧,导致它有很多问题,很不正常,或者说有异常。」她比出手势,要男孩先安静听她说完,「你感觉正常,那是你的感觉。我们不是靠感觉,我们可是花了过多力气在调查内部纪录,因为损坏,有点困难,但还是查

男孩停止争辩。

「你说说看,那天下午下大雨,还打雷,它为什么让自己淋雨?”

「是我,我把它赶出去,把大门锁起来,不让杰洛进来。」

「那它可以躲在门廊下,甚至

「是秘密基地。」

「什么?」

「秘密基地?」经理思索一下,「还是不合理。」

「哪有不合理?」

碧琪推开萤幕,面对鸠特。

「第一,机器人有其替代,但不会主动偏离主人。第二,机器人不会损坏自己或做出类似行为,它必须保护自己。因为机器狗是主人的资产,这是基本设定。」她停顿一下,「抱歉,你有听过过基本设定吧?像是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

「机器人基本设定,早就学过了!」他大声回应,「

「我不懂?」

她双眼直视,但男孩毫不畏惧。

「对,妳不懂,我跟鸠特严肃认真,“有些老人在过世前很奇怪,像我阿嬷,她喜欢找人讲话,讲好久好久,都不会累。但在过世前,她突然不讲话了,一句话都不讲,整天坐在房间里一个人不晓得在想什么。杰洛找她玩,被她赶走,我妈要喂她吃饭,她还拿东西丢人,我妈都受伤了,这是真的。然后有一天,她偷偷离开,瞒着所有人回到她出生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去的,等到我爸找到阿嬷的

「你的意思是。」碧琪摸着下巴,缓缓缓慢,「机器狗在最终停止前,出现怪异的行为,可能是因为它──模仿了你

「对,不对!」鸠特立刻改口,「不对,不是模仿,杰洛就是老狗,它就是老人,这是天性!」[19659006]「天性?」她扬起眉毛,冷冷一笑,「你如果少翘课,多读书,就不会讲出这种错得离谱的话。」

「错,妳才错得离谱! ”他气得膨胀红了脸,站立漂浮椅,指着碧琪,“妳才是错的,我证明给妳看!!”

「妳看好!」鸠特微微半蹲,然后往椅子旁边一跳。

他想要跳出椅子,但没落到地上,因为漂浮椅子用飞快的速度,挪动过去,接住了他。而那时,他踩在椅子面,坐在扶手上,双手抓住屁股底下的扶手,向后一倒,倒得很猛,用一种像是摔角招式的姿势,把椅子

「小心!」碧琪急忙上前想接住他,来不及。鸠特跌落地,不过似乎没受伤,他坐在地上,看起来还有点高兴。

「没事吧你?到底在干嘛?”

「我成功了。」鸠特指着一旁的漂浮椅,翻倒在地,可能摔坏了,「妳說我不能,我成功​​了。」[19659006]经理还在思考的时候,大门敞开。一名壮硕的机器人走进大厅,同时引领着鸠特的爸妈,他们进来正好撞见鸠特一头乱发坐倒在地。

「发生什么事?」妈妈说,「妳把我儿子怎么了,最好解释清楚。」

「恐怕是

“误会?你们公司的椅子。”爸爸指着翻覆在地的椅子,“摔了我的儿子,我有没有误会?你们不是保证所有产品绝对不会伤人?”

于是区域经理花费了好一些功夫,终于让他们冷静,并且签下和解书──他们同意一堆条件,不再追究东尼东尼公司产品的异常状况,也不会公开批评公司的

区域经理说,补偿方式有试图遵循鸠特的期望。

那是一只新型的机器狗,跟旧型的仔细比较,小了。

机器狗爬出纸箱,一边叫一边朝男孩狂奔飞扑。

它亲昵地[哎哟。」鸠特赶紧抱住它,笑了,「这只狗好粗鲁。」而且相当容易,「它喜欢我耶!」

「这是当然的。」区域经理微微一笑,向他父母解释,「我们将原本那只机器狗的资料,除了异常的部分,输入新的晶片中

鸠特听不太懂,只听见爸爸的欢呼。[,,用比喻的话来说,它像是拥有前一只狗大部分的记忆,习惯,好恶等等,而且只有好的部分。19659006]“太棒了,儿子,杰洛回来啰!”

“杰洛?”鸠特歪着头,怀疑地看着机器狗的眼睛,紧紧盯着,这对眼睛比之前的亮

4.

“砰砰砰”

鸠特开枪,双枪连发,射出许多看不见的子弹。子弹全数命中杰洛,而杰洛中枪后摇摇晃晃,站不稳,横倒在地,抖了几

「演得好。」香蕉园的老夫妇鼓掌,「演得真像,不错不错,技术没退步。」

杰洛听到掌声,动在老先生放下茶杯,老太太坐回大门,而杰洛的耳朵又贴回客厅的地毯上。西格玛家的

「我在实践哦。」鸠特双手合十,像是念经般低头喃喃自语,然后大喝一声,手比剑诀,

「重生吧,杰洛,我让你复活!!」

“重生吧,杰洛,我让你复活!”

「太好了,复活了!」老先生再度鼓掌,而老太太则从茶几端起一盘饼干,「表演完了,老太太掀起罩子,客厅里弥漫着一股蜂蜜的香甜味。杰洛吠一声,像是欢呼,兴奋地摇尾巴,舌头流下口水。老太太帮它选了一块饼干,[放在地毯上才一秒就被扫进狗肚子,”你们看,还想吃哪,这么爱牛奶饼干啊,跟以前那只一模一样。”

鸠特尴尬点头。

老先生

老太太顿时打破下一脸,于是大家在沉默中喝着红茶,只有杰洛开心地吃饼干。当鸠特拿糖

「午安,西格玛先生,西格玛太太。”新手表的声音还是那个胖男孩。

“嗯,不错,新的比较有礼貌。”

“你要不要也换新的?”老太太说。

「多久?没多久啊,那老金属手表的声音像是油腔滑调的年轻小伙子,逗得大家发笑,“问这干嘛,难不成你嫌弃我?老哥,我保证我还没坏,功能齐全,跟新的一样,不,比新的还好上三十五倍,因为我们的感情那么深,那么浓,一分一秒都不愿分离,别怀疑我们啊,太太。

那时正好执行灌溉作业,负责浇水的农作机器人很特别,外型像是大象,而且是双头的大象,一左一右,两根灌溉器能同时朝四面八方喷水,相当灵活。 ,,像在偷懒。这时杰洛便放声吠叫,让那头的机器大象从瞌睡中惊醒过来。

「别玩水!」鸠特朝它大喊。

「杰洛完全没

杰洛在远处的田埂上吠叫两声,像是回应。

「西格玛先生,有时候,我看着杰洛,会想东想西……”鸠特望着它跑左又跑右,追着水花,实在难以区别杰洛到底是在监督还是玩水。知道怎么讲。”

「说吧,孩子,心里有话不要憋。」

「你看,这个杰洛,它会叫机器人专心工作,它会装死,也会玩接球,

「嗯,那换个角度,有什么不同吗?」

「它不会乱咬鞋子。」

老先生轻笑一声。

“那不是很好,你在烦恼什么??”

“那不是很好,你在烦恼什么?”

「我听说,东尼东尼公司的人有对杰洛做一些事,像是把

「通常都会这样。」

「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这个嘛,这有点复杂,要解释的话。”老先生边走边说,“首先,你要知道机器狗跟手表不一样,我们以前都说手表就像是日记本。”他的手表似乎相当颇有微词,但老先生不理会,双手放在身后,“孩子,你知道日记本吧,以前那种,你会写一些东西,昨天吃了什么,今天去了哪里,内容会越来越多,对吧。如果今天要减少掉某些内容,你可以涂掉,或者把那几页撕掉,很简单,对吧。”

男孩点头。

“可是机器狗不一样,机器狗比较像动物,人类也是动物,我们记忆力有限,永远永远不会增加,对吧。虽然人类有些事情记不住,像我可能早就忘记什么时候吃过棉花糖,一次都想不起来,不过每当我见老先生摸摸脸颊上的胡渣,“记忆已经变成一种感觉,或者习惯。” [19659006]男孩思索这段话。

“孩子,感觉要忘掉,习惯要改掉,容易吗?”老先生对鸠特说,“如果妈妈叫你改掉坏习惯,写功课要准时,洗澡不能

「有时候可以,有时候不一定。」

「有时候不一定?」

「有些比较难,妈妈说,要趁小时候改掉。”

“说得没错,不过像我这么老了,怎么改?”他接着说,“杰洛也是,它可是一只老狗,历经了漫长岁月的狗。”

“如果有人拿枪威胁我的脑袋,叫我不准抽烟斗,强迫我吃棉花糖,我也

「为什么?」

「人老这句话是手表说的。手表对自己的对准得意洋洋,而老先生则是怒气冲冲,说他明天绝对会去买下最新款的手表。

鸠特想继续问,但声音被盖过,只好闭上嘴。他回想刚才老先生的关于年纪的论调,觉得头很重,很无力,很厌烦,他拖着脚步跟在他身后。

「是杰洛!」

鸠特拔腿狂奔,绕过弯,杰洛果然没在大象的身后,消失​​了

「杰洛!你在哪!」他高声呼喊,把手圈在耳边,朝着那飘渺声响的来源,东寻西觅食,找过树底下,找

「杰洛不见了,又不见了。」

「鸠特,慢一点。」老先生

「杰洛不见了。」

「好,我知道

在香蕉园的围墙边,有些排蓝那些大桶子装满了受伤的香蕉,不合格的香蕉,卖不出去的香蕉,被装在桶子里直到变成有机肥。那些蓝色桶子都有

他们捏着鼻子,看进去。

就在里面,

杰洛下半身包围香蕉烂泥,爪子刮着桶壁,可怜兮兮地叫着。


/a>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szantaili.com/1081.html | 极速3d彩票/极速3d彩票平台/注册/官网

第二届泛科幻奖首奖-〈杰洛〉(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