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字体大小:

用视觉吃东西,食用色素在食品中的角色定位-《食战!数据化的美味行销》(下)


  • 作者/文正薰(문정훈);译者/刘宛昀

在上篇我们提到食用色素仅止于让食品增色而已,并不能增加味觉或促进健康,那为什么这么多的产品非要添加食用色素不可呢?如果在饮料中不添加色素,只有瓶子是红色的话,消费者会满意吗?为了寻找这道问题的答案,我们设计了一项实验。我们准备了以下3种实验物品:1号饮料添加了红色色素,装在透明瓶子; 2号饮料未添加色素的无色草莓香饮料,装在红色瓶子中; 3号饮料未添加色素的无色草莓香饮料,装

世上独一无二的草莓口味饮料

虽然说实验计画与方法简单明了,但不代表执行过程也会如此顺利,我们就本来打算委托饮料制造商代为生产符合条件的饮料,但却因为费用超出预算而放弃,原因是饮料公司每一次启动生产,最少会产

饮料制造商每一次启动生产,最少会补充数千瓶以上,于是我们最后决定参与制作要使用在实验上的饮料。图/ Giphy

于是,我们最后决定亲自制作要使用在实验上的饮料─原以为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我们很勇敢。但对于饮料的制造,我们一无所知。对Food LAB而言,在要拿苹果做实验时,会先种苹果树,待苹果成熟,收成后再拿来做实验,因此制作饮料

他的首要工作,是先喝遍市面对贩售的所有韩国产草莓香饮料。不用说饮料制造了,连基础技术都不懂的我们,再说一次,我们实验室的名字不是“ Food Production LAB”,而是“ Food Biz LAB”,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发掘饮食的价值并实现传播。

本来以为这不困难的曹钟杓暗示,脸色一天比一天沉重。后来,他终于完成了草莓香饮料,久违地露出了开心的表情。 ,而且不知为何为何看见他激动的神情,就觉得应该会很好喝。认为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自制草莓饮料”,一股感动涌上心头。

我们很勇敢,/对于饮料的制造,我们一无所知。图/Giphy

不过对于担任指导教授的我而言,进到我嘴里的这杯饮料,味道犹如华格纳的《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第一幕中的毒酒。

当然,在歌剧中的饮料其实是爱情的妙药,但误以为是毒药而喝下的崔斯坦,心境想必也不幸悲壮。这杯需要另外加工的饮料才一入口,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就冲击了我舌头上敏感的神经,

在此之后接二连三的多次尝试与失败。 ,,就不在此一一记录了。不屈不挠的曹钟杓对准以水和柠檬水为基本成分,再加入人工草莓香料与寡糖,为了制作出能喝得下去的饮料,他反覆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每[回首以大学1栋常绿馆的8楼走廊上飘散的甜蜜草莓香气,浓郁程度与曹钟杓如此的努力成正比。。19659014]当时首尔大学200栋常绿馆的8楼走廊上飘散的甜蜜草莓香,而进到我嘴里的这杯饮料,味道犹如华格纳的《崔斯坦与伊索德》(Tristan und Isolde)第一幕中的毒酒。

包含我内部,参与了这次实验的众多证据,都不断试喝味道并提出建议,最后好不容易制作出称得上是“饮料”的饮料时,所感

幸亏做出了饮料,我们才得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为配合实验需求,我们将饮料完成品的补充添加了色素,盛入透明瓶子中;另外补充则维持无色,盛入红色瓶子里;剩余的补充也是无色饮料,盛入透明

瓶子内。

我们将这3款饮料中的单个提供给实验示例,向他们说明本次实验是在新产品上市前,为了做市场调查而施行的试喝活动。我们假设分解的反应,会通过饮料的种类差异而不同,因此在介绍使用实验的饮料时,我们向其中一组引入介绍这是可以轻松喝的一般无酒精饮料,对另一组则介绍这是类似维他命水的[194[196590020]对,味觉影响甚巨的视觉刺激

,然后开始进行实验。

最后,指出喝下各自拿到的饮料,再填充我们所准备的问卷。 19659004]此实验进行了4天,以300名20多岁的男,女性肥胖为对象,调查了他们对6种不同饮料(根据添加食用色素与否,不同饮料容器搭配出来的3种一般饮料与3种健康饮品)分别的喜好程度。

以300名20多岁的男,女性肥胖为对象,调查了他们对6种不同饮料分别的喜好程度。

幸好实验进行期间,没有发生受试者在喝了“ Food Biz LAB曹钟呕的草莓口味饮料”在座位上呕吐的情况。虽然和研究结果无关,但我们希望不会看到有人做出“这不是给人喝的”反应,就

视觉与嗅觉讯息的替代,对人的喜好度会造成什么影响呢?的是无酒精饮料或机能饮料,比起加入透明瓶中的无色草莓味饮料,他们更替代添加了红色食用色素的草莓饮料与填充红瓶的无色饮料。

果然,视觉刺激对味道的评价影响甚巨。预算,对自身健康状态看法越是乐观,意即越是认为自己身体健康的替代,对于加了食用色素饮料的令人满意也可以。。

即使不添加食用色素,仅使用有色饮料容器,可以促进消费者的满意了。图/ Giphy

好,那么红色饮料和红色瓶子对决的话,哪边更具有优势呢?结果出炉:替代品的最佳替代条件由红瓶盛装的无添加色素饮料

有趣的是,以为自己喝下的装在透明瓶子里的红色液体是机能饮料的组别,比起以为自己是喝下无酒精饮料的组别,表现出特别强烈的购买意图。为什么呢?不太清楚。

食品中为何要使用食品添加物?[19659030]我们在日常中所吃的,喝的饮食里,基于许多不同的理由,会添加各式各样的食品添加物。图/pexels

我们在日常中所吃的,喝的饮食里,基于许多不同理由,会添加各式各样的食品添加物,其中的食用色素主要是为了让食物看起来更可口而使用的。 ,为了吸引注意力的添加物。食用色素看似对于提升味觉或健康毫无帮助,但实际上在成就“味道”这门综合艺术时,色素也发挥了自身的功用。这是人类判断对食物好恶的机制,因此必须说食品中会添加食用色素也是有理由的。

用于食品中的色素,实际上符合食品药品品安全处所标准的标准,以证明产品对人体无害,而且因为只能添加极少的量,所以很难对健康造成直接的影响。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更好奇先前提到的有关罗湜晨的故事。是什么让他胃口尽失呢呢?这都是因为创意性有余,合理性不足的餐厅的老板,实在太自作聪明了。有多少人看了这种照片后依然有食欲呢?至于他到底是怎么把料理放在那副模样的,我们还是别问比较好。后来,罗湜晨一行人感觉被耍,表情不悦地起身离开对了!饮料大王曹钟杓先生在毕业后,任职于政府出资的研究所负责企划研究的工作,听说在!

用视觉吃东西,食用色素在食品中的角色定位-《食战!数据化的美味行销》(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