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字体大小:

第二届泛科幻奖第二名-〈掘墓者〉(一)


编者:每周一,三,五晚上九点,泛科学将连载第二届泛科幻奖的得奖作品!由于每篇得奖作品都是超过万字以上的中篇小说,为了方便阅读,我们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个部分分别上传,并预计每周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奖作品!

不想错过连载?请仔细锁定泛科幻奖!如果想

  • 作者/蔡旻君

趁着妻子没注意,罗伊将手掌伸进燃烧的火堆之

中,温暖而不烧灼的感觉再一次证明了他活在虚拟的世界里。罗伊盯着白铁锅下缓慢窜起的零星飞火,想着锅壁左边这道凹痕是他们俩哪次晚餐后不小心碰伤,锅底的一块烧焦又是炖哪一道菜时所留下的。他想了很多,多到自己都记不住什么是想像出来的而又又是真实,然后想起他和妻子其实没有结婚,只能算是未婚夫妻。

一直都是。

妻子从保温袋里取出今早腌下柠檬和酱油的鲑鱼,将砧板小心翼翼地放上对准后一匙一匙用叉子把鱼肉切碎。十一月山里的凉意比罗伊印象中更加和煦,散发

妻子端着挂钩板站起来,鲑鱼鱼,预先切成花的葱白,豆腐,用指甲掐断的豆芽以及柴鱼片依次落入滚沸的水中。然后满意地笑了,转头看像山脚下城市闪着灯火的地方。即使入夜,机械人型依然可以不眠不休地继续进行修筑作业,建造到一半的防护墙在月光和无数枚一千五百瓦工程用照明灯的照射下,像颗下半身埋在地底,上半身破了

“盖好以后,就不能像这样常常出来了吧?”妻子把眼神移回汤锅上,搅动时锅壁和汤杓之间[要不要来打赌什么时候会完工?]

“好。”罗伊回答。同样的场景,同样的问题他已经经历过好几次,回答

“好”是相较之前之下造成他心情比较舒坦的选择。虽然他知道正确的答案,仔细考虑之后还是说了“大概要五到七年吧?”这种模糊没意义的话。

妻子的猜测并没有错。开,整体工程规划约为十年,从现在的比例来看的确实只要再两三年内就可以竣工。但计画是计画,人性是人性。在多方商业利益以及环境,人伦团体的冲突与罗伊心想。但眼下此刻他只愿意把心思放在妻子为这趟登山旅行精心准备的山饭味噌汤。空气污染,环境破坏什么的都先抛在脑后,至少现在他盘腿坐着的这片

罗伊和妻子偶尔会登山一次,每次喝汤时他都会忍不住落泪。然后

水泥屋前的山径朝着城市相反的方向蜿蜒而去,尽头是一间破败的小教堂,教堂立在悬崖之上

*

“为您播报下一则新闻:昨日由神性合一联盟于中央大道上古董的反〈VR法〉集会大游行,

每天都是同样的妻子关掉电磁炉,将边缘煎到焦脆的培根铺在蛋和土司上。“罗伊-”

乌头翁啪咑一下振翅飞飞他朝妻子走去,接过对方手中的杯子后搁到桌子,然后牵起她的手。妻子饶有默契地转了一圈,笑着没有说话。等罗伊也坐好以后将双手静静地在胸前贴合,就像是在祈祷那样。罗伊已经习惯妻子的这种行为,也明白她没有所谓的宗教信仰,这个

“感谢这个世界,感谢眼前的食物,也感谢我的父母。”罗伊和妻子第一次约会时,他问了她这个双手合十的含意,妻子他当时质疑的原因极富人性也很单纯,如果约会的对象是个保守的教会女孩,吃完饭后就要随意找个理由放鸟对方。因为不

现在罗伊也会跟着妻子双手合十才开饭,彼此都明白活得越久,得感谢的对象就不断地增加。至少现在,他们感谢饭桌上有另一个人的陪伴,有新鲜的

新闻播报还在继续,妻子朝电视说了一声“关掉”后,屋内瞬间回归到只有咀嚼声的状态。[19659006]「今天早上麒麟花开了。」

「妈送来的那棵吗?」

「嗯。虽然有刺我不太喜欢。」

「老人家都喜欢那种红吧

蛋黄扎破后流到了洁白的瓷盘上,妻子放下手上的吐司,托起脸盯着罗伊。神性合一联盟底下成员前些日子刺伤许普诺斯公司员工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罗伊猜想妻子一定是看到新闻,才会担心身

门铃声响起。罗伊接过妻子递给他的卫生纸将嘴角的碎屑擦拭干净干净后走下楼应门。按门铃的是一位年轻样貌的男性机械人型,身体深绿色的统一左胸前绣着大红色的“邮”字,右边臂章上绣着一只灰雁,底下有

罗伊接过邮差的信,下意识的机械人型原本一脚已经跨上机车,听到他的声音又马上转身回来,挂着笑容走到罗伊面对仔仔细仔细看着了声“不客气”后才重新跨

罗伊久违地想起小时候总会在清晨出现,为每户人家送羊奶的阿伯。刚开始他心里对机械邮差全无好感,现在相反的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害怕要是接受了新时代的东西就是对旧时代的背叛。之前的人类邮差也是个阿伯,偶尔晴朗的日子会踢下机车侧柱和罗伊聊上几句,说

手这三封信他已经阅读过无数次了,每次收到后还是都令他无比哀伤。

无助的情绪从他们两个眼中一闪而过。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

即使罗伊不想问,但他还是变成声音。这是每日的例行流程。于是他开口,妻子把信重新折好递给他。

罗伊让妻子坐着,起身收拾完餐桌才走进书房拿公事包。然后咚咚咚咚地跑下

直到听见关门声妻子才稍稍回过神来。她将那封信件收进座位前方的倾斜里,在这之前替换中已经有十个相同的信件。阖上抽屉后她将碗盘洗干净放在架子上晾好,然后走去客厅外的

阳台上已经没有乌头翁来过的痕迹。仙客来和长寿花都已经开了,角落里那盆锤丝海棠隐约冒出几朵花芽,锤丝海棠上面吊着罗她给每一株有开花,没开花的盆栽都浇上水。然后想起罗伊,只好转过身,背着户外​​蹲下把脸埋进的里里偷偷

“好,去买菜吧。”

*

罗伊关上门时总会习惯性的往二楼的花圃看去,就像是在确认季节变化似的。视线平移,永远无法完工的巨大防护墙就在城市遥远的另一方。那里过去曾存在山的棱线,现在只剩下防护墙工期不一所导致的凹凹角角。

他得走了。手上的表指针显示七点四十二分,再过约一分半妻子就会走上阳台浇花,必须赶在那之前离开这条街道。腕上的表是他大学入学时期父母送的,到“现在”也已经戴超过十一个年头。往后的五十几年里,他再也没有戴表的习惯,但现在走路时可以踩一下摇动,手腕上的沉重感还是不断提醒着

只有在妻子起床离开卧室后,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罗伊的一天才正式开始。

接下来他会起床对准洗。妻子也会走回卧室,两人一起

“昨日傍晚,西联合国发表声明,关于

「……东亚联邦拒绝承认达成协议。同时,第三势力的

「接下来焦点回到国内。为您播报下一则新闻:昨日由神性合一联盟于中央

「罗伊-」罗伊扣好最后一枚钮扣,转头看向窗外,一只乌头翁快速地从眼前掠过。妻子喊。

他把每一段对话,每一种结果详细地记在书房里阴暗的狭小储藏室内。今天是“星期三”,自由活动日。同时也是来到这里的第一千七百四十四天

公事包里装着一条汗巾,一把电子伞,挂载自动滤水器的智能水壶以及一卷月份七七年由金苹果公司出产的伸缩型卷轴式电子地图,收纳起来。后只有一枝钢笔的大小和重量。最后还有一把折叠钢刀。罗伊觉得刀这种东西莫名的有股历史的厚重感,几千年前人类发明了自我防卫或迫害他者的道具,

这大概就是人类为数不多且亘古不变的几个核心原则之一吧。暴力。

他继续穿越刚到这个世界不久时,有一次他出门后不知怎地兴起一股偷窥的欲望。于是跑上对面住宅的二楼,隔着窗帘偷看妻子的举动。虽然隔着窗户和窗帘,他依旧可以隐约感觉到妻子蹲着的时候一定哭了。

他花了快一年的时间才确认了这个事实。然后了解到这个世界的核心就是妻子本身。一切事物都只不过是她潜意识里记忆的具象化,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地下城市里,妻子的高中母校从走进校门前的一花一木,到教室里讲桌柜深处的粉笔都一应俱全;而罗伊的高中母校只是

原因就在于妻子并没有走进去过他的学校,只留有模糊的印象。罗伊发现这

城市里有很多地方和他的学校一样呈现模糊色块的状态,穿过的时候就像走进一团由电子杂讯组成的云雾之中,这个时候他手上的地图会暂时失灵,标记着「现在位置」的有一次他骑着机车在云雾里整整弥留了一个晚上(云雾里依然有白天黑夜之分)找到出路,绝望的他闭上双眼等待

那次濒临崩溃的恐怖经验反而加速他探索世界的脚步。罗伊明白无论自己恐惧了某种的变故,只要手上的表针走到凌晨五点二十三分,他就一定会回到那张罗伊坐起身,对准洗,仔细地扣好白衬衫的钮扣,继续

*

因为是自由活动日的缘故,罗伊临时停下探索城市的工作。

车站里总是有灯,这让真正让他感到别扭的是上厕所的时候,车站男厕在这个由妻子潜意识所构筑筑的世界里,毫无意外的也是一团模糊

他精准地将尿撒在轨道上后,打开电子伞,将伞幅

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罗伊偶尔会梦到现实生活中的琐碎片段。可笑的是,梦里的那些现实比起「现在」足足还要晚了五十年之久。

他今天也做梦了。一如往常。


/a>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szantaili.com/1103.html | 极速3d彩票/极速3d彩票平台/注册/官网

第二届泛科幻奖第二名-〈掘墓者〉(一):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