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字体大小:

第二届泛科幻奖第二名-〈掘墓者〉(二)


编者:每周一,三,五晚上九点,泛科学将连载第二届泛科幻奖的得奖作品!由于每篇得奖作品都是超过万字以上的中篇小说,为了方便阅读,我们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个部分分别上传,并预计每周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奖作品!

不想错过连载?请仔细锁定泛科幻奖!

  • 作者/蔡旻君

许普诺斯公司里其中一位首席将手的平板递给

罗伊的手指轻轻抚过过上面的一个人名字。当指尖滑过字母的同时,平板上方的镜头就会投射出姓名在那厚实嗓音底下所掩盖的,是年过八十岁的苍老灵魂。

作为许普诺斯的首席官员,罗伊亲自参加入职典礼礼仪已经成为公司不可取消的传统。在典礼上他会鼓励新进的人们,提醒他们梦的意义,以及许普诺斯公司最初正是医疗器材起家的事实。

没错,最初的“半沉浸式虚拟实境机-羔羊1型”,就是医学界使用治疗PTSD等精神疾患所使用的器具,后来应用到世界各国的军事训练之上,最后因为

在还只是医疗设备的时候,罗伊就已经在许普诺斯任职,如今已过去整整五十年。他可以说是

就算不用刻意彰彰,所有人都可以研磨来他是个乐观且幽默的人,身上没有一丁点社会大众对于研究人员固有的刻板印象。疯狂,古怪,强烈的偏执,在旁人眼中他一概没有。

餐会进行不到一半罗伊便早早离席。虽然年轻

他最近越来越常感叹,

公司里绝大多数罗伊享受着这份宁静的时光,在一年一度空旷无人的公司里随意闲逛。甚至是用防护墙投影出来的星空也有四季的变换,他从公司七十七楼

阵脚步声从走廊尽头传来,打乱了罗伊身为老年人的浪漫情怀。

罗伊对这位女性的样貌有些印象,是刚才出现在新进人员上的脸孔。

“妳为什么为什么

“算了,跟我来吧。我是罗伊‧艾文斯。”

是那个罗伊。艾文斯?女孩问。

「是。是我。」罗伊说。

「我叫艾莉。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无人幽暗的长廊上,玻璃窗外一片如梦般美丽的星空就像一场骗局。 。

“我的荣幸。老师。”。。

于是罗伊停下脚步,转身,握住艾莉的手。

*

“这里就是许普诺斯的实验中心。”

当他带着艾莉走到公司第七十七层的餐厅门外时,她才说她已经吃过晚饭,接着问罗伊能不能带她去参观一下公司,熟悉未来的工作环境。于是他们又延着狭而长的走道折返,来到许普诺斯研究人员俗称叫“牧场”的地方。

实验中心里摆放着一排又一排的恒温休眠舱。罗伊告诉艾莉,这里就是世界上研发「完全沉浸式虚拟实境机」的第一级战区。虽然名称还没确定

艾莉挨着玻璃舱门朝里面的人猛盯,舱里的人就像是进入了无尽的美梦似

「她长得好像之前富比世排名第七的那个卡珊德拉

「是,就是卡珊德拉。」

「她怎么会在这里?」

罗伊双手一摊,展示着实验中心里每一座恒温悬浮舱。

但是他们有的人失去挚爱,有的人痛失

“即使当到富比世排名”儿女。当然也有些人是厌倦了这个无聊的世界而躺进去,但那是极少数个别。这里的大多数人心中都有抹灭不去的伤痕。

是。罗伊没有说出口,只是安静地点了点头。

「但是,卡戎目前只能够建立起一个月的虚拟世界,还算不上真正

艾莉听完

每次的新进人员都是这样。大多数人难以掩盖​​进入顶尖公司的兴奋神情,少数人不断的未来世界陷入沉思,只有极少数人

「总之,在羔羊号取得成功之后,完成卡戎就是目前许普诺斯最重要的目标。」说着,罗伊领着艾莉

“要喝一些什么吗?”罗伊看艾莉的脸,告诉她公司里的食物分子机可以组合

艾莉问罗伊想喝什么,然后冲了两杯热

「我们称刚才的实验中心叫做牧场,媒体也称呼我们叫牧羊人。星空下的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艾莉听完,疑惑的

什么意思?罗伊问。

“一下子希腊神话,一下子基督宗教的,真的没关系吗?”话还没说完就被罗伊豪迈的笑声打断,

“之前念大学的时候,旁听过两学期的神话学。”艾莉说。说完把“你知道吗?这个,可以用来占卜。”

罗伊跟着把咖啡喝完,将杯子递给艾莉。艾

“比起牧羊人,我们更像是守墓人吧?” [19659006] *

若说这个世界里只有罗伊和妻子两个人,也不是那么正确。现,只要满足特定条件,这个世界里的人们就会出现,并且可以互动,对话。刚被关进来的前几天,罗伊放弃了城市的探索,偷偷摸摸的跟在妻子后面,好奇在这样脱

看着妻子走进菜市场,那里罗伊之前已经发现过好几次了,不要说有人,连只蟑螂的影子都看不到。猪肉摊前剁下的猪头还摆在原木挡板上,就像是在嘲笑他。但当妻子的视野穿过脚步逐渐接近菜市场时,一切全都活了过来,仿佛春天女神踏进初

后来,在那些日子里,罗伊收完信后会假装打给许普诺斯公司请假,然后陪着妻子在城市里闲晃。去看正在兴建净水装置的河堤,没有小孩子嬉闹的公园以及大到没有意义的大卖场。只要有妻子在的地方就会有陌生的人潮,罗伊明白那些人不过只是卡戎从妻子记忆中抓

罗伊从伞面星空下醒来时,然后他走出地下车站,外头正下着蒙蒙细雨,城市的轮廓在雨中忽然变得清晰可见,连自己都

他跨上机车,一手撑起有着星空的伞在逐渐亮起夜灯的街道上骑行。 。已经连续七十七个星期二没有发现新的云雾区域。

罗伊心想这样的日子总算迎来了尽头。

他想起那位卖花太太的脸,在自己的记忆中罗伊其实想买些别的什么,毕竟玫瑰已经是上世纪的流行了,但他没有头绪,上一次买花的时候是比这个世界

他一边数着零钱一边算,六十年前。那时他还没进入许普诺斯,只是个刚满二十五岁的青年,那晚河堤夜

于是他将零钱放进空空如也的收银表,对浮着死寂寞灰尘的花店说了一声谢谢

*

妻子隔着氤氲的雾气大叫,放下手上的刀跑到罗伊身旁捧起那束玫瑰。

「花。为什么?」罗伊将外套书房里的储藏室只有在他们俩刚搬进来时给妻子撇过一眼,或许是这个原因,这个狭小不过一坪的空间同时也是炭笔素描般模糊

他拿起架上的笔记本,看着纸业上密密麻麻的刻痕从原先用力书写到现在轻描的笔迹

星期一。与妻出游。[,,上面画满了天数以及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点点滴滴。。

星期三。自由活动。

星期四。与妻出游。

星期五。休息。

星期六。云雾探索。

星期日。登山。

罗。一,二,他从该星期三开始的云雾探索从笔记本上画掉。这个世界已经底定了,他早该相信的,然后用手指在纸页上反覆确认。

饭桌上的妻子和罗伊聊起今天下午在电视上看到他,是关于羔羊1型的商品

“进去虚拟世界后,你会不会因为遇到更漂亮的女人,就不要我了?”罗伊仔细看着妻子喝汤时的动作,想记下每个一个属于她的角度。送花后的反应他至今为止没有见过。现在她在他眼前就像一段未知的旅程。

「不会。」当然不会。他至今

「那若我被困在虚拟的世界里了,你会来救我吗?”说完,妻子将双手放在耳朵上方一部分,造成像是被电击一般痛苦的姿势姿势着头发。“或者,如果我们两个都被困在虚拟的世界里,那时候

到那时候我会用最终保险逃跑的。然后立刻去救妳。罗伊说。

「那是什么?」

罗伊放下手上的汤匙。「概念有点像是前几年重新翻拍成4D的那部电影《全面启动》里的陀螺。按照《 VR法》,所有要进入虚拟世界的人都必须先设定这层保险机关,盔甲在程序出现未知错误或发生紧急状况时快速脱

“用之前来过过家里的同事,克里夫模仿。他的设定是戒指,只要这样把手上的戒指拿起来用嘴唇含。

妻子噢一声,她没想到看起来万年单身的克里夫已经结婚了。

“比较特别的像是杰奇。他设定

妻子点点头表示理解,这很符合她脑海中油头笔挺全身铜臭的杰奇会做的事。「那你呢?」

「我的设定是这个,」罗伊举起手上的表,「只要把表冠拔起,指针停下时我就可以从虚拟世界脱离。”说完,他用力的拔起表冠。

妻子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呢。」妻子说。

「是啊。因为这里是现实保险。”早在罗伊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他就尝试过了。最终保险不可能出错,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手的表也是由妻子所建造出来的记忆之一。

罗伊躺在床上,手从妻子的腰间穿过,鼻息间还隐约可以闻到妻子刚洗完澡后头发的热气。

他摸着妻子身后的床板,仿佛世界只剩下这么小一块还是真实,然后包裹深深的沉睡。

*

许普诺斯公司里的立体投影面板,主播正在播报新闻。卡戎的实验走到最后阶段,距离成功只差临门一脚。自从杰奇和克里夫因为身体适性与“伊甸手术”不合而相继退休后,他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能称的上同辈

虽然他的样貌保持在四十岁上下,却依然强烈感觉到那条无形之间被时间划出的鸿沟,他无法理解现在年轻人的想法,无法和被称为

手持的书是一百二十年前发行的《行过

罗伊摸着已经泛泛黄。到薄如蝉翼的书页,小心翼翼的翻着一边听主播说接下来将进行虚拟费兹杰罗和虚拟米兰。昆德拉的世纪相

当他读到“有那么一下子,那双眼睛好像在说”时,艾莉已经踏着猫一般的脚步走到他身边,书本封面上绛红的山茶花比起艾莉的红棕发色,在罗伊眼中产生一股

她指着他前方一张空着的椅子。「我可以坐吗?」罗伊觉得自己好像回到那个二十五岁时的自己,那个在下午时分站在河堤街灯下手持一束不知道什么花的罗伊。然后艾莉坐下来,从白袍的口袋里拿出两

当下罗伊便明白了眼前这名女子身上揣怀某种与其他年轻人格格不入的沧桑感,而此沧桑感似乎只有他能够回应她。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罗伊觉得自己身体里几乎要失去流动契机的血液忽然忽动起来,比艾莉的头发和书封上的花都要鲜红。

但罗伊还是拒绝了。

“我对卡戎的完成感到害怕。”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罗伊

“为什么?”艾莉将票选口袋

罗伊告诉她自己担心的是卡戎太过于完美。 ,在那个世界里能够满足任何现实生活中无法达成的幻想。力量,性,暴力,黑暗面。我害怕,罗伊说,我害怕往后人类活着的意义就是吃喝拉撒,然后躺进卡

“从此人类生存的意义会不会就只剩下最原始的兽欲了呢?”艾莉听完罗伊的话,身上浮出怪异

“然后是一切文明都将回归原点,就像是-”

“就像是约尔姆加德那样。”艾莉说。

“一种北欧神话里,因为身体太长最终能够咬住自己尾巴的巨大海蛇,形成无限的回圈。罗伊说着,想到背后玻璃对面的实验室,那里

一个称为听见他们的个性,走了过来。“这样有什么不好?我们不就等于

艾莉知道那个模仿在模仿《圣经》里创世纪

“不要拿这个开玩笑。我的家人……”艾莉说着,眼角撇见罗伊,便不再说下去。

罗伊和艾莉都是神性合一联盟恐怖袭击下的受害者家属。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接下来他想起人类另一个为数不多且亘古不变的核心原则。淘汰。

*

罗伊明白这是他最后一次持有笔记本站在储藏室里。那一页又一页的笔记是他和妻子在这里活过的证明。五年重复着一日的生活在翻页的几秒之间从他眼前快速掠过。他后悔没能早一点买花,也担心外面的世界已不是他能掌握的了。他想留在这里

必须要有人去阻止艾莉。

同样的新闻播报,同样的邮差,同样的信。

每一次他下定决心时总是会因为妻子的笑脸而却步,然后说服自己索性在这种永劫回归的日子里麻痹就好。他们穿过山径缓慢的走,远方的防护墙一点一点的越来越矮。他习惯这条路上每一块石头和树叶的阴影,却始终无法习惯自己过度躁动的心。当水泥盖成的山屋出现在眼前时,罗

教堂的屋顶裂去一大半,光从碎掉的砖瓦和彩色玻璃之间流入,妻子的“啊”都还没

啊,他想,

「罗伊。艾文斯。你愿意娶眼前的女子为妻,一辈子守护她,照顾她,关爱她,无论祸福老病,都与她一起度过吗? “可是妈不是说要等抽到怀孕许可才-”

「不用管她」罗伊说,于是妻子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罗伊的感觉只要被妻子仿佛连贯的骚扰即可忽略。最后他在妻子唇上吻了一下,将她放开。站在光影流泻的瀑布中,看着罗伊走上教堂的祭台,熟练的打开祭台后存放祭物的圣体龛,从中拿出一只手表。

“那个是-”不等妻子说完,罗伊仿佛拒绝再听到妻子的声音似的用力拔开表冠,世界瞬间凝结在无限的月色与浪花散溢之间。

“上一次见面是多久以前了?”然后弯着手指开始数。数完正好降落在妻子身边。

“一“从那之后就开始过着星期三般规律的日子呢。”说着,艾莉的全身充满遗憾意。“但就像我和您说过的,老师,如果非得要强制退出的话,您妻子那台卡戎就会-”

罗伊平静地将表平放在祭台上,他为了这一刻已经准备好几年。

他好几次下定决心走上山,最后艾莉刻意选择他和妻子求婚这天成为轮回的日子,就是为了让他明白轮回的痛苦。他第一次在教堂拔开表冠时,艾莉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了。但罗伊不愿相信,认为这个世界中一定还有可以出去的其他方法,但就如艾莉说,轮回除了打破以外别无他法。


/a>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szantaili.com/1121.html | 极速3d彩票/极速3d彩票平台/注册/官网

第二届泛科幻奖第二名-〈掘墓者〉(二):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