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字体大小:

野鸟没有国界,政治影响保育?中华鸟会被国际鸟盟除名始末


文/吕翊维(中华鸟会副秘书长)

2020年9月7日,中华民国野鸟学会(以下简称中华鸟会或本会)被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全球入侵片面决议解除长达24年的合伙人关系。

为了让国际社会与国内大众了解事件的过程与中华鸟会的立场,本会先后已于于 9月15日 9月24日发布了声明。泛科学本次邀稿,让我们有机会分享这一事件的心路历程,以及如何看待台湾近年的鸟类保育成就。

由国际鸟盟被除名事件是怎么发生的?源起与过程

中华鸟会于1988年成立,是由全台湾21个地方野鸟学会与环境团体共同组成的联盟。主要负责全国性与国际性的事务,并在1996年正式加入全球最大的鸟类保育组织国际鸟盟。

2019年底,国际鸟盟赋予“中华民国”带来风险

本次事件源自2019年底开始,国际鸟盟执行长以联合国与英国慈善法规的规定为由,片面提出本会的“中华民国”的中文注册名称对国际鸟盟的组织经营上有“风险”,要求中华鸟会

更改注册名称外,并在网站,宣传品,出版物及报告等等所有的媒材都不许有“中华民国”这四个字,且更改的名称也不能带有宣示台湾主权的意味。 ]甚至,后来还追加要求要求签署属一份政治声明文件,要本会承诺不促进或倡导中华民国的合法性及台湾脱离中国独立。而无论是否有配合上述的指示,只要国际鸟盟单方面认为

积极沟通并讨论于大会更名

实际上,我们也在

我们明白不能因为少数国际鸟盟高层的激将将法,;而沟通是过程中的认识,这些要求都只是希望中华鸟会自行退出,且它们都是基于解除风险的考量,而非政治因素。而贸易然放弃这维系二十多年的伙伴关系,因此始终抱持慎重的态度与对方尝试沟通。由于更改中文注册名称兹事体大,我们回覆国际鸟盟,改名必须基于正当程序与全体共识,

至于签署文件,本会作的要通过理监事会以及会员代表大会等程序来讨论与决议,才能提请送我国内政部申请改名。

面对国际鸟盟的政治打压,中华鸟会仍在尝试中,为一个致力野鸟保育的非政府组织,不涉入政治声明,同时声明直接危及到国家的尊严,我们只能拒绝签署。图/ Pexels

2020年9月,遭国际鸟盟片面除名

最后,在本会预定9月19日举行会员代表大会之前,国际鸟盟却先在9月7日的全球指标投票决议,以中华鸟会尚未解决“风险”为由,决定可撤除合伙人关系。令人不解的是,联合国与英国法规究竟在何处有明文限制,造成中华鸟

由于中华鸟会并没有具体违反任何国际鸟盟的组织规章,便遭到国际的威胁,成为国际鸟盟的风险,甚至我们反覆的询问,这些鸟盟高层自始至终都没有给过清楚的答覆。鸟盟少数高层以不合理且含糊的理由而片面除名,决议过程也未公开透明,该国际伙伴成员都知道该事,这也让本会有充分的理由对外公开作出声明,期望

离开国际鸟盟会影响台湾的保育工作吗?

总结而言,国际鸟盟总部对于我们的保育士气是种沉重的打击,但由于台湾既有的鸟类保育工作较少依赖国际鸟盟,加上我们也无须透过总部与其他国际鸟盟伙伴联系,故仅对台湾的保育工作影响有限 ]。

目前与国际鸟盟最有关连的工作,主要在于过去做为国际鸟盟的一员,中华鸟会自1998年起便响应国际鸟盟的全球保育计画,领先亚洲开始在台湾规划“重要野鸟栖地(重要的鸟和生物多样性区,IBA)”的划设工作。IBA是一种由民间所构成的保护区,依循国际鸟盟所订定的具具科学性,系统化的尺度,来指认到目前为止,台湾已有54处IBA,目前有2处仍在申请。由于划设IBA无须成为国际鸟盟伙伴,站在关心与推广栖地保育的

台湾IBA划设类别保育的重要位置。图为黑嘴鸥 Saundersilarus saundersi ,列于台湾全球性受威胁鸟类清单中。图/ flickr

也庆幸的是,我们与其他国际伙伴的本会目前主要的国际事务工作,是与英国皇家鸟类保护学会(RSPB)合作,目标是希望能研拟合适的方法来减缓台湾远洋渔船混获海鸟的现况。因此中华鸟会作为某些窗口的窗口,需协助RSBP与台湾政府部门建立两方彼此沟通,合作的管道。虽然RSPB也是国际鸟盟的伙伴成员之一,因此计画也是以国际鸟盟的名义来进行,但RSPB已明确回覆双方的合作不会受到此事的影响而中止。不只英国,许多国家如日本,马来西亚,泰国及捷克等鸟盟伙伴也向本会表达

转换,中华鸟会长期参与香港观鸟会主办的“黑面琵鹭全球同步普查”,每年一月定期与亚洲各国针对度冬的台湾度冬的黑琵琶数量占全球数量的五成至六成,同时也是少数族群数量逐年成长的受胁候鸟,台湾

黑面琵鹭是全球受威胁的物种之一,而台湾西南沿海地区则是黑的,是公认的黑琵最重要的度冬区,我们也需要透过国际的普查合作,继续关心黑琵的保育。图/ flickr

但长远来看,未来在国际交流上势必会减少一些机会,如何再开创管道拓展台湾保育的国际人脉,会是中华鸟会后续的挑战。因此在本会于9月19日的会员代表大会上,全体一致通过将原本的英文名称“ 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更改为“ 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希望加强本会英文名称在

关注鸟类保育与公民科学,还有很多事可以做

台湾在鸟类保育与公民科学推展方面,在国际间一直不台湾自1970年代起发展赏鸟活动,从只有北,中,南三个鸟会,到台澎金马几乎每个县市都有一个鸟会,鸟会组织的兴起培养了许多自然

近十年来,农委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爱好者,而鸟会自主开发的资料库系统,长期累积了全台湾各地鸟友的赏鸟纪录,是为本土公民科学的滥觞。与中华鸟会合力推动多个鸟类公民科学活动,包含参加台湾新年数鸟嘉年华台湾繁殖鸟类大调查等分别针对冬季鸟类及春,夏季鸟类的长期监测,以新年数鸟为例,每年都动员超过千人次的鸟友在全台调查,记录超过三百种

台湾新年数鸟嘉年华为自2014年起推动的公民科学计画。

我们的资料成果会另外定期发布中,英文的年度报告,资料也会分享给国际湿地联盟(Wetland International)的亚洲水鸟普查(Asian Waterbird Census),而将所有公民科学的监测资料都会汇集到全球生物多样性信息机构(Global Biodiversity Information Facility,GBIF)及美国

自2015年起推动 eBird Taiwan 之后,由于正式繁体中文化,台湾使用户数量开始快速增长,并结合中华鸟会在线文献库的历史资料,,至今已经上传了将近45万笔的鸟类纪录清单,世界排行第7名。台湾虽然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岛国,但我们的生物多样性资料成果已紧逼欧美等地区国家,在亚洲整体表现

野鸟保育没有国界,而这次事件显见政治压力也能影响保育工作,但只是台湾现在不是国际鸟盟的成员,还是有很多既定与未来可做的事情。

作为鸟类保育工作者,我们会继续进行;或许我们都了解台湾当今的保育意识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所以也期望还能有更多人力加入鸟类监测的行列。

帖子野鸟没有国界,政治影响保育?中华鸟会被国际鸟盟除名始末最早出现在 PanSci泛科学


/a>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szantaili.com/257.html | 极速3d彩票/极速3d彩票平台/注册/官网

野鸟没有国界,政治影响保育?中华鸟会被国际鸟盟除名始末: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