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字体大小:

从“弃养”到“私猎”-入侵种绿山羊蜥蜴的问题始末


  • 作者/徐伟杰

较高的时间点,关于台湾的入侵种绿鼻蜥蜴( Iguana iguana )的处于网路,新闻等媒体上都会稍稍提升一些能见度。讨论不外乎是想三杯,或是热心民众为民除害等等的内容,并且没有太多人在乎为什么绿蜥蜴会入侵,或者该如何控制等问题。问题逐渐严重,暗示着台湾在相关制度及法律上的缺陷,无论专家学者怎么解决,政府与民众依然故我,最后搞得所有管理策略都变得四不像且产生打折。理解,却还是没有人愿意认真地进行探索为什么……?

首先来定义一下,外来种(Alien species)是指原先在当地没有自然分布,经过人为无意或有意引入的物种;入侵种(Invasive种)是外来种的一个子集,指一物种经人为约会至非其自然分布地区,并在无更多人为干预的情况下有能力于当地建立稳定族群,以至威胁到当地的生物多样性,

躲避查缉,转嫁成本的「弃养」

躲避查获,转嫁成本的「弃养」。成为当地公害者。事实上要成为入侵种并不容易,要同时有天时,地利,人和。能够合法进口,且在2004年前后,第一次在野外发现野生幼蜥蜴,虽然所有的绿鼻蜥蜴来源解释,都说是来自“弃养”,但要成为入侵种除了要刚好碰到异性,还要克服少量个体低遗传多样性带来的奠基者效应(创始人效应)转变亲代及幼体更不容易适应环境并生存下来建立族群,单靠零星的「弃养」其实很难有足够的

过去进行绿百合蜥蜴田野调查。因为早期其幼幼蜥蜴绿讨喜的外表在市场上受欢迎,且当时还有足够的利润,在合法进口前曾被大量走私。曾采访当地居民时就有大量农民表示,曾有不肖业者在当时为了躲避查缉将成批的走私绿蜥蜴往养殖场后的大排水沟倒,这很可能就是建立起稳定族群的绿早期的野生动物输入大多只着重在该物种是否名列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濒临灭绝的物种红色名录(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及国内野生动物保育法的保育名录,对于物种的入侵

2004年确认绿褐色蜥蜴入侵后,虽不及过去热销,但仍市场价值且野生个体通常较人工个体好看,导致部分不肖商人开始从屏东,高雄等早期的入侵地捕捉野生的绿蜥蜴入侵族群销往外县市水族馆,以无本生意的方式牟利。野生动物在野外生活难免不会有残缺,伤疤,然而,这些水族馆或买家不愿意收购的成体对卖家也是负担,便索性在回程往交流道附近的大河段直接分开,其中甚至不乏已经怀孕的雌蜥

北部的入侵种蜥蜴亚洲水龙( Physignathus cocincinus ),南部的入侵种蜥蜴高冠变色龙( Chamaeleo calyptratus )同样是被想做无本生意的商人成批流放至适合其生存的地方,将节约成本转嫁给环境,若有买家下订再透过

图一,交流道下河段附近的繁殖期绿鼻蜥蜴雌性蜥蜴

治标不治本的奖励捕捉

绿蜥蜴开始遍地开花之后,逐渐有人关注「恐龙」,「鳄鱼」在自宅附近水沟或树上,地方政府受到民间压力就开始有一些动作,像是发研究计画请大学做监测调查,或试图参考沙子氏变色蜥蜴([19459006

国立屏东科技大学野生动物保育研究所的陈添喜老师当时已经通过调查高屏地区的入侵绿藻蜥蜴群,,大致了解绿百合蜥蜴在台湾野外环境的生活史及开发了捕捉方法,而使用奖励去除捕捉策略的县市则是不了了之,只获得了一些绿蜥蜴尸体,没有其他有用的资讯和情报

2008-2010年,政府开始对入侵物种的可能冲击及优先处理顺序进行评估,委托高雄师范大学梁世雄教授,偕同台湾大学陈俊宏教授,成功大学侯平君教授,台湾师范大学杜铭章教授及高雄医学大学谢宝森教授等五名动物生态背景之专家执行“外来入侵动物物种资料收集及管理工具之建立”计画。该三年计画主要调查台湾宠物店贩卖之外来动物物种及建立各种类之生物背景资料库,优先对已入侵动物可能造成的冲击,进行风险评估,并排定管理优先顺序。但不知道为什么造成来的爬行类很少(如表一),清单里面也没有绿大麻蜥蜴

表一,已入侵外来种爬虫类处理分级列表。表/参考文献1 [19659015]目前,绿山羊蜥蜴的入侵范围从高屏地区扩大到嘉南地区甚至到彰化,台中,且皆为不连续分布,显示人为协助其扩散的潜力极大。2019年8月15日,行政院农业委员会预告订定“有害生态环境,人畜安全之虞虞之原非非原生种陆域野生动物之种类”决议,将绿藻蜥蜴宣布公告中。

以上是县(市)主管机关登记备查,并据称主管机关同意不得繁殖,而是通过此方式减少绿碱蜥蜴在市场上的流通,持有登记期限到2020年11月30日为止。简单的绿蜥蜴入侵和政府应对策略变化的历程,虽然政府已经出手管理宠物市场的买卖及持有,看似能够降低人们随意捕捉野生绿蜥蜴的需求,但绿蜥蜴可不是只有宠物市场需求而已。今年有比往年更多Youtuber和需要网路声量及点阅率的人私自拍绿蜥蜴,并夸大渲染绿蜥蜴肉好吃,甚至连部分立法委员都有这种提倡大众「多数人乍听之下会会认为这样做没什么不好,将会觉得好像有点道理,随口开起据称的绿色蜥蜴肉能壮阳就可以完全去除的笑话。但吃掉终究只是一种处理尸体的方式,一直抓到很多的数量也并非代表移除入侵种具有明显的绩效,而让人们能够自由捕捉绿蜥蜴却对研究人员和可移动团队带来相当

非人道,破坏求偶场的民众猎捕

为什么让人们随便抓会会造成麻烦?那得先从台湾绿蜘蛛入侵族群的繁殖特性说起。通常从10月至隔年3月是交配期,约莫3、4月开始产卵,幼蜥蜴在两个月后左右陆续孵化,从目前解剖过的雌蜥来看,绿蜥蜴最多能一次怀有78颗卵。

“求偶场展示繁殖”指一个物种中两只以上雄性聚集。绿鳞蜥属属于“求偶场展示繁殖”的种类,对求偶场(Lek)及产卵地具有高忠诚度。在同一场所,透过各种形式的展示,炫耀,表演等方式达到与雌性交配之目的,最有名的案例是北美洲的艾草松鸡( Centrocercus urophasianus )。。

绿百合蜥蜴从10月开始会移动到求偶场,雄蜥会转变成橘红色,站在很高的树顶进行展示,吸引雌蜥蜴聚集交配。这个时期很容易被路人注意到,对一般人来说也是比较容易捕捉的时候,所以每年10月到年底就会开始有很多绿鼻蜥蜴的相关新闻出现。绿鼻蜥蜴幼体的存活率低,但要达到性成熟,在台湾就几乎没有天敌,且雌蜥蜴会随着体型变大而增加产卵数量,所以大体型的雌蜥对族群成长的贡献度最高,被列为重点捕获对象,因此每当繁殖季节来临,绿蜥蜴聚集在固定求偶场及产卵

而,问题在于一般人群在繁殖及产卵周期捕捉绿藻蜥蜴,除方法及工具可能有违反人道及法律的疑虑,在没有拟定的情况下。 而民众为了买卖,食用多会捕捉正在展示的大型男性性个体,看起来实际上,政府只要一见新闻报导,就会找研究团队要求解释,对受托团队而言除了增加作业困难也增加额外的工作量。

除可能造成的专业团队,一般民众不适合擅自自拍绿鳞蜥蜴的原因还有人道处理,合法器具,动物流向等问题。所有的牺牲都需要符合人道,爬行类生命力大多都很强,,即使被刺穿短时间内也不一定会死亡,现在台湾的合法远距离射击类武器根本不可能人道杀死绿蜥蜴,人们捕捉不是使用鱼叉绑线就是使用初速会违反枪炮弹药刀动物流向管理也是很重要的一环,目前活体的市场流通已经被政府管理,如果经过炒作渲染导致尸体也有市场价值,一定会有更多人继续捕捉干扰作业,更甚者还可能会把绿鼻蜥蜴丢到尚未侵入的区域,从而建立新族群再去捕捉做无本

虽然说活体已经被政府管理,但实际上管理制度上也是有很多毛病,其一,不同主管单位的登记方式居然可以完全不同;其二,有些只需要附照片,不用施打晶片,绿蜥蜴幼体几乎每只都长得差不多,用幼体照片洗绿蜥蜴的持有只这种事已经有人做了,此外,在配套不足的状况下,在公告绿色蜥蜴即将实施登记后,执行团队常常处于市区环境的通报,或者

政府行政与捉捕可移动不同调

现在林务局有在野外看到看到被人长期移植过的个体,意味着嫌麻烦麻烦直接弃养的也大有人在。 首先文章前段有提到绿蜥蜴最好的捕捉时间是10月到隔年4月左右,但因为会计年度的关系,主计不愿意让计画能够跨年度执行,或者计画预算到地方上就卡在议会下不来,导致重要时期没有花费,执行人员垫支,领不到薪水,大学老师另外一些区域的绿蜥蜴求偶场环境复杂捕捉,可以替代使用移除埃及圣䴉( Threskiornis aethiopicus )所用枪枝的情况下,会需要跨部会与河川局商议清除部分求偶场的植物,且不要总在重要时期执行大规模疏及干扰求偶场及产

就算知道知道入侵种有这么多的问题,也知道入侵种需要在不同的阶段进行不同的管理(图三),但直到现在也尚未见

图三,外来生物入侵过程与管理方法流程图。图/参考文献1来源:台湾有关于外来种管理的专法出现,导致一堆问题都没有法源可以解决,搞得现在不上不下。

同样被入侵种搞得七荤八素的日本在2008年实施了生物多样性基本法,让国家,地方团体,人民等具有保护生物多样性的义务跟责任,在生物多样性基本法的规范中下,政府就有义务好好执行2005年实施的外来生物法。其内容主要是规制对生态系造成危害的生物与驱除,预防,以预防外来生物对人类,生态,产业的损害。为防止指定外来生物扩散,原则上禁止繁殖,栽培,运输,持有,进口,贩卖,野放也禁止私自捕捉,携带活体,转移给没有许可者。触犯此法,可处三年以下徒刑,个人可科处此法将外来种分为紧急对策,重点对策,综合对策,产业管理,侵入预防,定居预防等类别,并依类别有不同的措施及方法。光是没有生物多样性基本法类别的法律规范政府对入侵种的责任,政府就很容易变成有权无责的状态,台湾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更糟糕的是,国内「饲养宠物」实在是过于容易,完全是贩卖或购买都非常简单,进而并没有把物种依其入侵性,危险性等特性及饲养主资格许可分开做经营管理,之前就有国中生购买西部菱斑斑尾尾蛇( Crotalus atro

动物保护法第8条规定中央主管机关得指定公告禁止禁止,输出或输入之动物,但目前只有禁止美洲巨水鼠科(Myocastoridae),黑食人鱼( Serrasalmus rhombeus )及电鳗科(Electrophoridae)。虽然说野生动物是林务局的范围,但当它变成宠物时就是牲畜牧处动保科

为了健康,别吃绿鼻蜥蜴!

谈了那么多绿蜥蜴的问题,相信还是有人只想知道究竟能不能吃?撇开公众自己去抓对绿灰蜥蜴控制的影响,个人是不建议吃台湾野外入侵族群的绿鼻蜥蜴,原因如下:

  1. 寄生虫问题:对,所有动物都可能会有寄生虫,但一般市面上的肉品大多都经过食安法的把关,不会有那种买了还一堆虫的状况发生。而且关于绿疹蜥蜴身上寄生虫会不会因为加热就完全导致死亡?
  2. 重金属及其他有害物质残留:台湾绿鸦蜥蜴的入侵区域多邻近工业人体造成什么影响?实际上还没有科学上的证据和案例,因为知道得太少,所以就不建议吃。区,畜牧业,家庭废水汇集区,两生爬行类经常会把无法代谢或排出的有害物质储存在骨质,内脏,少量里面,通过生物浓缩(Bioconcentration)达到放大的效果,人在吃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累积多少有害物质了。
  3. 未知病毒和疾病传播的可能:现在有多少疾病是透过乱吃野味造成的大流行根本就很难细算了,横空出世新冠肺炎的例子跟

最后,任何入侵种都一样,吃只是一种处理尸体的方式,只有在正确的时间点,有方法地移除对也还|族群成长贡献最大的体型及性别,时刻追踪繁殖及族群动向,且一切符合动物安乐人道规范及枪炮弹药监管条例和社会秩序维护法,才是科学又专业的入侵种处理。

参考文献

  1. 梁世雄,张弘毅,刘泰成(2014)外来入侵生物,请各位高举贵手,不要自己乱抓,不要提倡吃绿鼻蜥蜴,不要把吃绿鼻蜥蜴的行为英雄化,谢谢合作。 [196]风险评估之简介及台湾执行现况与限制。台湾林业。40卷4期。[19659037]

    斗内泛科学,支持好科学!


    /a>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http://www.szantaili.com/571.html | 极速3d彩票/极速3d彩票平台/注册/官网

从“弃养”到“私猎”-入侵种绿山羊蜥蜴的问题始末: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